导航菜单
logo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让无证行医者寸步难行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2-15 13:27:48    文字:【】【】【
摘要:2018年上海市收到无证行医类投诉举报1009件,平均罚款15078.2元……这是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得到的一组数据。而在4年前,2014年的数据显示,投诉举报1273件,平均罚款2611.6元。通过数据对比发现,投诉举报数量明显减少,处罚力度显著上升。 这一成果的取得得益于上海市委、市政府5次将防范和打击无证行医纳入上海平安

2018年上海市收到无证行医类投诉举报1009件,平均罚款15078.2元……这是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得到的一组数据。而在4年前,2014年的数据显示,投诉举报1273件,平均罚款2611.6元。通过数据对比发现,投诉举报数量明显减少,处罚力度显著上升。

这一成果的取得得益于上海市委、市政府5次将防范和打击无证行医纳入上海平安建设实事项目,得益于上海市原卫生计生委、上海市综治办等10部门出台的《上海市防范和打击无证行医三年行动计划》的顺利实施,部门之间密切配合,推动形成了“政府主导、卫生牵头、部门协作、属地管理”的无证行医综合治理格局。

据悉,《上海市防范和打击无证行医三年行动计划》已经出台。上海市卫生健康委综合监督处调研员徐海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一轮防范和打击持续保持高压整治态势,积极推进部门间“黑名单”信息有效运用,倒逼失信人“一处违法、处处受限”,提高无证行医违法成本,进一步压存量、遏增量,让无证行医者寸步难行。

嘉定区安亭镇星明村如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每栋楼宇前的“村规民约”上赫然写着“非法行医危害多,家家户户需防范”。以前这里聚集几家游医,其中以无证牙科和“游医”为最。

“上海开展无证行医整治行动计划后,打击力度骤增,一些无证行医人员逃窜到郊区,由之前的坐诊为主,变成拎包出诊的"游医"。”上海市卫生计生委监督所工作人员小王告诉记者,城郊接合部、农村地区的居民小区和私宅由于流动人口集聚、房租低廉,成了黑诊所的隐蔽点,被抓受到行政处罚后他们很快又换一个地方继续违法行医。

星明村就是这些游医的一个落脚点。村民李先生说:“之前我家旁边有一家无证牙科诊所,不少老年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前去看牙,那些用来拔牙的器械和工具也没消过毒,拔完这个病号的牙马上就伸到另一个病号的嘴里去了,很容易传染上疾病。”

而在市区,无证医疗美容呈上升趋势。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游医打着“中医养生”“祖传秘方”的旗号,不管什么病来者不拒,且瞄准高端市场,诊金不菲。

据悉,2018年,上海市无证医疗美容投诉举报数量已经达到所有无证行医类投诉的三分之一。

“这些被查处的无证行医大多不具备行医资质,为节省成本,诊治场所一般都未设置符合条件的注射室、手术室,空气、环境、器械等均未进行有效消毒。”小王告诉记者,无证医疗美容危害更大,一些不法商家往往使用来路不明甚至是假冒伪劣的药品、医疗器械从中牟取暴利,术后极易造成各种并发症,遇到药物过敏等危急情况,甚至直接威胁求美者的生命。

记者见到王乙红时,她正在整理曾被卫生计生部门行政处罚的无证行医人员名单,这个名单每季度由市卫生健康委上传到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

王乙红是上海市卫生计生委监督所一名工作人员,每月整理上传人员名单是她必做的工作。她告诉记者,这份“黑名单”将会提供给辖区公安机关、住建部门、城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等多个部门。

王乙红说,只要有人曾经因无证行医受到处罚,半年内都会被列为公安机关重点防控对象,下一步期望能在房屋租赁、出行交通管理、医疗器械买卖、网络信息发布等方面加快推进诚信体系建设的步伐。

“当前我国无证行医处罚力度较低,单一针对无证行医人员的行政处罚很难形成威慑,但现在将无证行医列入公共信用征信平台,就会让曾经受过处罚的无证行医者"一处违法,处处受限",极大提高违法成本。”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一位工作人员说。

前不久,曾当过游医的吴斌在买火车票时发现自己被限制消费,无法购买。原来自己曾于2016年8月因非医师行医被虹口区卫生计生部门立案,并于2017年1月执行公告送达处罚决定书,要求缴纳罚款。

因吴斌迟迟拖缴罚款。去年4月,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对吴斌依法发出限制消费令,并将吴斌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这才有了吴斌购买火车票受阻的事情。于是吴斌立即向卫生计生部门申请补交罚款。

“把行政处罚记录列入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就像拉开了一张天罗地网,可以有效应对无证行医的游击战术,通过各部门携手治理让其无所遁形。”这位工作人员说,新一轮的防范和打击无证行医三年行动计划进一步加强联合督查力度,把打击无证行医工作与当前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药品医疗器械管理、房屋出租管理、流动人口管理、社会诚信体系建设有机结合,推进社会共治,提高无证行医整体整治效果。

在星明村,卫生监督协管员、城市网格化巡查员、社区综合协管员、联防队员与志愿者等联合对无证行医开展日常排查。

星明村村委会对租借给游医房屋的房东进行约谈,以“村规民约”劝告房东,希望房东收回出租房屋,最终这些无证行医者都被驱离村子。

据悉,在无证行医发现方面,除了通过属地巡查,从源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公安机关、住建部门、城管部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等多个部门统筹协作,信息互通,联合防控无证行医者。

同时,上海市不断加大对无证行医的打击力度。去年7月,上海市原卫生计生委、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原食品药品监管局又联合制定《上海市打击无证行医部门办案配合工作的意见》,强化对无证行医情况通报、行刑衔接和日常工作机制。

就在这一意见出台后不久,普陀区金沙江路上一家中医诊所并未取得行医资格,却诊治一位结肠癌患者,导致患者错失最佳治疗时机,险些丧命。

上海市卫计委接到举报后,经调查发现案情重大,立即将案件移送当地公安机关,两天内,公安机关就介入审查,后作出立案决定,并移交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而在防范治理方面,上海在每年9月,市、区组织开展由多部门参加的打击无证行医宣传周活动,集中宣传防范措施。在各社区,尤其是“城中村”、外来人员较多区域和单位,悬挂宣传横幅、张贴宣传海报,并举行“小手拉大手”活动,鼓励群众到正规医疗机构就诊。

徐海炎说,通过联合执法、诚信共建,上海在纵向上已经基本形成了一个发现、打击、防范一体化的完整机制,在横向上,城乡一体打防模式也逐渐成形。无证行医者只要想重操旧业必定受限,上海已无其立锥之地,城市顽疾得到有效根治。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16-2022 K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