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logo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对话任正非:不支持“自主创新”,5G“还在路上”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1-18 14:14:02    文字:【】【】【
摘要:华为的2018年,以一个难以被事前预料的方式走到了结尾。 来自国际上的压力,突然打断了华为此前顺风顺水的发展路径。5G业务在全球范围内遭到不同程度的抵制,让华为赖以为根本的通信业务在未来的前景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多国政府在网络信

华为的2018年,以一个难以被事前预料的方式走到了结尾。

来自国际上的压力,突然打断了华为此前顺风顺水的发展路径。5G业务在全球范围内遭到不同程度的抵制,让华为赖以为根本的通信业务在未来的前景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多国政府在网络信息安全层面的步步紧逼,则在继续压迫华为在海外的业务空间。

公司的管理层同样面临着打击。2018年12月1日,华为CFO、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加拿大政府代表美国政府,以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法一事扣留。尽管目前孟晚舟暂时被准许保释,但是否能够顺利回到工作岗位上,目前也依然是未知数。

以往,在公司高管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情况下,人们只能从少有的几次公开对话中获知华为管理层的真实想法。在信息沟通不畅的基础上,突如其来的变故都加深了外界对于华为这艘巨轮的担忧。

可以想象的是,华为需要放下过去的谨慎,变得更加开放,更加频繁地对外介绍自己,来将萦绕在它们周边的迷雾拨除。

因此,在2019年的开端,人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华为高管在近期举办媒体沟通会,讲述华为对国际事务的态度,对未来科技趋势的展望,对业务发展的预测。从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到董事长梁华,都已经站到过台前,将华为真实的一面展示给公众。

在此之上,作为华为的精神图腾,创始人任正非的公开发声,意义则更为重大。虽然华为内部依然群情激昂,但对于外界来说,只有任正非的表态,才算真正镇得住人心。

为此,不久之前,任正非已经和国际媒体展开过一次采访对话,解答了国际上对于华为出现的一系列问题。

在这场对话中,他公布了他个人对于华为2019年的增长预期:营收增速可能会降到20%以下,全年营收目标为1250亿美元。他将2019年称为“华为艰难的一年”;但他也强调,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漂亮的财务报表,“只要我们能够存活下来,养活员工,总有未来等着我们。”

针对国际上对于华为网络信息安全问题的质疑,任正非同时提到,华为始终坚持客户第一,与客户的利益站在一起,绝不会损害任何个人以及任何国家的利益。

而在1月17日,任正非则是在华为深圳总部举办了一场面向了国内媒体的沟通会。和之前一场不同的是,任正非在这次沟通会上更多地提到了他对于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的重视,以及对于华为未来业务发展的看法。

75岁的任正非从来不吝啬表达基础研究在其心中的重要性。就在2018年7月,任正非在深圳总部会见5G标准中信道编码方案极化码的发现者埃达尔·阿勒坎教授时就提到:“未来信息社会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社会,我们现在才刚刚起步。基础领域的突破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华为将继续向基础研究这条道路奋勇前进。”

而在一次内部讲话中,任正非曾经表示,华为要从每年的研发投入中划出30-40亿美元,用于基础研究投入。

“高科技不是基本建设,砸钱就能成功;要从基础教育抓起,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他如此表示。

任正非的这种态度贯穿了华为的整个公司组织结构:在华为的18万名员工中,有超过1万名员工所从事的是针对未来技术方向探索的基础研究,“将金钱变成知识”;每年,华为用于研发投入的资金也已经超过100亿美元。这些资源的投入,最终都转化成为了华为在前沿技术上发展的动力。

除了技术研究之外,任正非同样关注的还有基础教育,他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由基础科学研究推动,而基础研究的根本要靠基础教育,“发展科技的唯一出路在教育,也只有教育。”

因此,在这次沟通会上,任正非也再次针对这两个方面说出了华为目前的投入布局。他强调称:“我们支持给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他就像一个灯塔一样,既可以照亮我们,也照亮别人。”

此外,任正非也在这次沟通会上谈到了对部分未来通信业务的看法。以5G为例,他就认为是一个还远未成熟的业务。

“实际上5G没有那么大的作用,人类的社会也没有那么需要5G。5G的需求到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而不是浪潮式的;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任正非认为。

以下为任正非在本次沟通会上的部分谈话主题实录,界面新闻整理如下:

问:在现在的环境下,您怎么理解自主创新对中国公司的意义?

答:我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这个词,我认为,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财富,我们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这样才能缩短我们进入世界领先的进程。什么都要自己做,除了农民,其他人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自主创新若是精神层面我是支持的。也就是说,别人已经创新,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得到别人的许可,付钱就行。如果我们重做一遍,做完一遍,也要得到许可,还是要付钱,这是法律。当然科学家都是自主创新的,我指的是我们这种公司的工程创新。

问:华为在基础研究这方面投入了很多心力,国家大的环境也是提倡企业或者是高校做基础研究,我想听任总关于基础研究这块的想法。

答:在技术研究上,我们有一个说法叫做“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干啥?就是我们向谷歌学习,谷歌的母公司赚了钱就去研究很难实现的东西,还研究长生不老药,它也是为人类社会贡献,把财富转移到探索人类社会的未来去,我们也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讲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就是向谷歌学来的。就是把钱投出去,探索人类未来。我们支持给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他就像一个灯塔一样,既可以照亮我们,也照亮别人。但是我们理解比别人快,所以做出的东西比别人快,仅此而已。

我们自己在编的15000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我们还有60000多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我们对外面科学家的探索,就是给予适当的支持。

问:2014年您说过,“华为有什么神秘的?揭开面纱就是皱纹”。五年过去了,您觉得华为的面纱真正揭开了吗?现在国际上质疑的声音好像更多了。

答:半径越大,问题越多。如果我们缩到小小的一点,像农民种地一样,只有土豆这么大,外界都看清了,那谁也不会质疑。

半径越大,越看不清,未来10-20年之后的探索我们更加看不清,所以大家的质疑会多一些,但是质疑并不等于有多大问题。

这个时代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就难有有作为的基础研究。给农村教师多发一点钱,让优秀人才愿意去当教师,优秀的孩子愿意进入师范学校。

现在不是这样,教师待遇低,孩子们看见知识多也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也不怎么想读书。这样就适应不了未来二、三十年以后的社会,社会就可能分化。完全使用人工智能生产的可能就会重回西方,因为没有了工会问题、社会福利问题、罢工问题。

完全不能人工智能的生产可能会搬到东南亚、拉丁美洲、南欧等人力成本低的国家去了。我们国家面临着这种分化,就应该要把基础教育提到国家的最高纲领,才能迎接未来的革命。

答:我们把华为公司做好,就给大家做了一个榜样。华为有什么?一无所有!华为既没有背景,也没有资源,除了人的脑袋之外,一无所有。我们就是把一批中国人和一些外国人的脑袋集合起来,达到了今天的成就,就证明教育是伟大的。

问:原本以为在5G时代,迎接华为的是世界广阔的天地。但是目前为止,外界设置的障碍是比较多的,接下来华为打算采取哪些措施去突破目前的困局?

答:有个老师辞职说世界很大,她想去看看。我想说这个世界很大,还有好多地方我们可做5G的,我们暂时还做不了那么多。少数地方的拒绝不能代表我们在大多数地方被拒绝。

而且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因为我们跑得太快了,我们的年青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一直讲啊讲,就把事情夸大了。

实际上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问:您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人工智能,我现在看到很多公司已经把人工智能当成一个主要的目标,言必称人工智能。您担心这个趋势会导致人工智能形成一个泡沫吗?

答: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但别害怕这个泡沫破灭,那些失败的专家工程师,我们招聘,为什么?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生产结构,改变我们在全世界的服务结构,我们需要这些人。

为什么我要失败的人呢?失败的人就是理想太大,平台太小。但是我的平台很大,能够容纳你跳舞。为什么人工智能会出现泡沫化?就是同一个东西,这个世界实际上只需要一家公司。比如说办公系统,谁还能取代微软?真正的机器人出来后,90%的机器人公司就困难了。

因此,我很难解释人工智能是不是有泡沫。我们公司在工程上,比如新疆高山上的基站,是京东快递小哥骑着摩托上了山,把设备按照我们的说明装好以后,我们人在西安调测,调测通过就验收了,报告、发票就出来了,钱就付给你了。

如果我们不是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提升生产效率,我们公司就不可能实现低成本,不可能获得高利润,也不可能加大对未来的战略投入。

答:网络架构的重构,还有未来人类社会对于图像的需求,都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空间。大家参观展厅的时候看了8K的电视画面,看了会喜欢吧?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经济已经具备这种条件了,那么为啥不可以做到位呢?

问:以华为目前的业务结构和体量,现在还有一个学习的榜样吗?

答:第一,亚马逊的开发模式值得我们学习,一个卖书的书店突然成为全世界电信营运商的最大竞争对手,也是全世界电信设备商的最大竞争对手。第二,谷歌也很厉害,大家也看到“谷歌军团”的作战方式。第三,微软也很厉害。怎么没有学习榜样呢?到处都是老师,到处都可以学习。

问:华为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今年的最高纲领,这是基于什么原因?

答:这是永久的要求,不是今年的。过去我们是普通的传输和交换时代,任何病毒都进不去,未来时代是云时代,到处都是缺口,谁把网络安全做好了,客户就会买谁的。我们把网络安全提升了这样的高度来认识,是因为我们面临未来要支撑云时代。不是今年,是永远的。

答:其实我们做的就是“管道”,给信息流提供一种机会。我们做的服务器存储不就是“管道”中的一个“水池”吗?终端不就是“水龙头”吗?所有这些技术都是一脉相通的。

为什么华为终端的技术进步那么快?是因为我们在管道技术上的战略储备很多,我们用不完,就把这些部门划给终端,科学家都为它们服务,所以很快就跃上来了。

因此,跨界这个问题,我们是永远都是不会做的。前天西方记者也问我“你们会不会造汽车?”我说,我们永远不会造汽车。

我们是做车联网的模块,汽车中的电子部分——边缘计算是我们做的,我们可能会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但是它不是车,我们要和车配合起来,车用我们的模块进入自动驾驶,但决不会造车的。

因此,我们不会跨界,我们是有边界的,以电子流为中心的领域,非这个领域的都要砍掉。

问:这次很多事情可能都是因为美国而起。如果想要借这个平台对美国政府或者美国社会说一些话,您特别希望讲什么?

答:我认为,美国发出不同声音的可能也是少量政客,他不能代表美国人民,也不能代表美国工业界、美国企业、美国科技界。

美国的工业界和企业界还是坚定不移支持我们,坚定不移加强与我们合作。所以,少数政客的声音是会有很大的噪音,但是起到多大作用,最终还是要看结果。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16-2022 K彩

网站地图